这里显示
先进典型
更多>>
 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化景苑  
雪夜遇“鬼”
作者:吴金霞  发布时间:2018/1/8 10:15:16    点击:374

这几天海边寒风呼啸,气温骤降,缩着脖子出门,望向灰暗的天,总有念头闪过:家乡该下雪了吧?

    童年记忆里总有那么一天,早起的父亲开门随口一句:下雪了,地都白了!这比任何喊叫、掀被子等催我们起床的方法都有效。一骨碌爬起来,也许棉衣都顾不上穿,先冲到门口过过眼瘾,然后大呼小叫的拿锹、木炭冲出去,把或厚或薄的雪集中起来,堆一个或大或小的雪人,用碳画上眼睛鼻子嘴巴,这才进屋抖落头上、身上的雪花,很多时候这些雪花早已融化湿了头发浸了衣裳。母亲自然一顿责怪,逼迫我们低头在火塘边坐上好一会儿,再喝碗热粥才罢休。

    稍大一些离家住校竟慢慢的对雪天“怕”起来。那时没有空调和电热水器,到哪都冷冰冰的,尤其是洗碗洗衣服,水的刺骨感觉直到现在还镶在我的脑海里。记得读中学二年级的某个星期四,突然下起雨雪来,我穿着夹衣实在冷的不行,犹豫了一天还是决定下了晚自习回家拿棉袄。下课时间是晚上九点,家在九公里外的山村,虽然有一段省道但是路旁的村庄静悄悄没有一丝灯光射出来,好在雪色映照下路还是看的很清楚的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耐力和速度,寒风中一路小跑,跑到进村的山口时,手上的电子表显示是9点42分,离家还剩三公里多了。此刻我有两个选择,一是继续走省道,但要多走近两公里;再就是抄近路,翻过三座不算高的山头就到家了,但山路两边有很多坟墓。此时十三岁的我又累又饿,恨不得插翅飞到家中,因此做了这辈子最错误的选择,硬着头皮进山了。

    其实这条山路我是熟悉的,几乎每周末都要来回走两趟,但是那个雪夜,却让我这一生再也没有踏上那条路了,甚至经常噩梦连连。

    第一座山旁边住了人家,总有此起彼伏的狗吠声陪伴,我丝毫没有觉出异常;激灵就发生经过第二座山时,那座山路右边是松林,左边种满了茶叶,松林里隔一段有一座坟墓,有很久以前的老坟,也有新近才起的,别说住人,连个窝棚都没有。

    山路上的雪已经很厚了,踩上去嘎滋嘎滋作响,我一直觉得后面有人跟着,和我一样快慢的脚步声,悄悄猛回头,啥也没有,再走,脚步声又传过来,我只好又加快速度。

    路过一座新坟时,看见白幡还在空中飘着,想起那里面躺着的是我小学女同学,因和父母吵架,上个月喝农药自杀身亡,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,真想转身走省道去,但是脚步还是匆匆向前的。听人说唱歌可以壮胆,事实上那个时候你会巴不得自己别发出任何声响,悄悄的别惊动外婆故事里那些吃人的鬼怪才好。正胡思乱想着,突然,松林里传来一阵轰隆声,接二连三、由远及近,我两腿发软,想大叫又不敢张嘴怕心蹦出来。跟在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急,越来越明显,尽管一步一滑,我还是疯跑起来……

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待看见自家房顶时,我竭嘶底里的喊着:妈!妈!快开门,有鬼啊!

    家门迅速打开我冲进去一屁股坐在地上,撑半天也站不起来,只迫不及待的诉说自己被“鬼”跟踪的经过。

“哪里会有鬼跟你那是你踩雪后的回声,还有松树上的雪被风吹掉下来的声音。但是以后绝对不允许你一个人走夜路了。”父亲坚决的说

一夜惊慌噩梦,天蒙蒙亮我就出门去赶早读,父亲坚持要送我,但我还是选择了省道。我很想对他说:那山路真没有鬼?鬼信!

上一篇: 谁持彩练当空舞?
下一篇: 大雾来了,别逞强!
责任编辑:江 江 张建旺
2010-2012 ©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
请用IE5.0以上版本及1024*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: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